热点素材 《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片的大门
中国娱乐网-娱乐新闻资讯网站   2019-09-09 21:59   来源:未知

  影视圈最近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儿。随着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口碑刷爆,票房挤进国产电影排行榜前三,另一部电影《上海堡垒》惨遭“滑铁卢”。这部号称投资3亿多的“科幻巨制”,原本市场定位是冲10亿级别去的,不料才勉强过亿,豆瓣评分跌至3.3。“《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把它给关上了”……面对这样的吐槽,导演不得不公开道歉。

  之所以把这两部电影放在一起比较,是因为这代表了电影市场的两种类型。一种是“自来水电影”,指观众因为发自内心的喜爱和欣赏之情,主动作宣传和推荐。这类电影一般只看口碑,观众觉得好就自发传播,从而形成了“路人效应”。纵观国产电影票房排行榜,《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都以品质上乘、制作精良而取胜。《上海堡垒》则是典型的“流量电影”,也就是“粉丝电影”,一般请当红流量明星出演,商业逻辑是“粉丝一人一张票,就能赚得盆满钵满”。因为过分关注粉丝和流量,这类电影一般粗制滥造,品质堪忧。

  流量明星出演不必然意味着烂片,但环顾几年来的烂片,许多都可以归类到“流量电影”。在资本最热衷于影视的“小时代”里,IP改编+流量明星是电影市场上的热销组合,尽管一些偶像毫无演技,电影也被批评几无内涵,但出于粉丝们强大的购买力,这些电影仍然能赚到快钱。《上海堡垒》就立项于这样一个所谓的“IP时代”,主演鹿晗是微博流量,电影的立项、宣发等,始终围绕着鹿晗,也处处迎合粉丝。今天的意外结果,固然有鹿晗影响力下降的原因,但无疑,消费者备受市场教育,不会再轻易为流量买单了。

  “自来水电影”全面压制“流量电影”,这才是正常的电影市场规律。总有人以为,“流量电影”也符合市场逻辑,但拉长时间的尺度,它更多反映了市场短期的浮躁心态。一部成功的影视作品,要考虑到服装、剧本、特效、布景等方方面面,假如几个明星大腕轻易拿走大头,就很容易破坏影视制作的生态,导致其他方面力不从心。而且,这种浮躁心态会形成传染效应,使得醉心于奇技淫巧的人越来越多,潜心向学的人越来越少。这种只热衷于搞营销、赚快钱的做法,根本上违背了艺术创作的规律,怎能说是正常的市场行为?

  近年来,尽管许多人都不满“流量电影”横行,但从现实来看,仍然不得不向市场妥协。其中关键原因在于,流量的确是能赚到钱的。从这方面来讲,我们乐见于《上海堡垒》的倒塌,因为它证明了,“流量总能赚到钱”的神话是假的。而且乐观来看,这是一种大趋势。从个别明星被点名流量造假,到“周杰伦超话事件”等,已经有越来越多人看到流量的,甚至有人直接把“流量派”作为没实力、没演技的代名词。这种看法,有助于矫正影视市场的浮躁心态,让更多人沉下来,关注作品本身,而不是无休无止的噱头。

  健全影视行业生态,流量固然很重要,但“唯流量化”不可取。艺术魅力的来源是作品,指望流量就能大红特红,虽然在特定时期内获得成功,但当整个市场冷静下来,就不再有偷鸡摸狗的可能。一句话,留给“流量电影”的时间不多了!

  由滕华涛执导,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垒》彻底扑街了。其豆瓣评分只有3.4分,可能是今年上映的国产里评分最低的之一。

  这部投资高达3.6亿元的科幻电影,票房收入至少得10亿元,制作方才能回本。但上映第二日,票房仍然没有破亿元。

  有观众心塞地表示,“华语科幻电影或始于《流浪地球》,止于《上海堡垒》”。这个说法有些夸张,华语科幻片不会因为一部《上海堡垒》而停止进步,但《上海堡垒》之于之后华语科幻片也是一个警醒:科幻片,真的不能这样拍。

  科幻片,简单地说,就是利以科学原理为逻辑基础,面向未来,借助影视的表达手法,向人们描述了一种可能的世界图景。

  科幻也是一种幻想,但其与玄幻、奇幻等不同,它崇尚科学精神,以科学为逻辑,虽然不一定与科学严丝合缝——毕竟科幻不等同于科学本身或科教片,但也应“大方向不虚,小方向不拘”。杰出的科幻片能够打开观众的想象力,培育观众崇尚科学、尊重科学的理念。

  回顾中国科幻片数十年的发展历程,我们的确有些先天不足。1980年的《珊瑚岛上的死光》、1988年的《霹雳贝贝》、1990年的《魔表》《大气层消失》、1992年的《毒吻》等,虽影响了一代人,但它们是科教片,强调科学教育,“科幻”成分不足。

  而近些年来,虽然也有《逆时营救》《机器之血》《不可思异》等科幻片,但偏偏没有科学逻辑;至于《我的保姆手册》《同学两亿岁》《颤抖吧,阿部!》等网剧,只是借点科幻元素,本质是在谈恋爱。

  2019年被业内称为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是因为《流浪地球》的开创性意义——我们终于有一部扎实的硬科幻作品了。

  《流浪地球》有对未来的幻想:包括地球在内的整个太阳系都将被太阳所吞没等;有符合一定科学依据的解决办法:让地球流浪,逃离太阳系寻找新家园;也有占据主体篇幅的、精彩绝伦的科幻视觉效果……虽然跟好莱坞的经典科幻片仍有距离,但《流浪地球》的方向和路径是正确的。

  在《上海堡垒》上映前,很多观众期待它可以迈出中国科幻片的另一大步步。遗憾的是,它迈出的却是的一步。

  首先,它没有自洽的、合乎科学的世界观设定,而这关系到一部科幻片的成败。《上海堡垒》讲述的是,人类获得了一种永生能源“仙藤”,外星人想夺取“仙藤”,直径是月球四分之一的外星母舰横亘上空,无数外星“捕食者”入侵地球。

  这个设定是科幻片里常见的外星怪物+末日战场,跟好莱坞1996年上映的《独立日》很相近。设定是人家20年前就玩过的也就算了,关键是,你的设定还无法自圆其说。

  比如人类从外太空拿到“仙藤”,而根据剧情设定,外星人本来就在外太空,且它们比人类战斗力更强、也更智慧,怎么会拿不到“仙藤”,还得从人类这里抢夺?外星人拿了“仙藤”做什么用?人类是否可以与外星人进行交流,除了战争外,就没有其他解决方法了吗?这些本可以通过一些背景说明或者简单桥段补充完整,但《上海堡垒》毫无作为。

  其次,它将科幻片的视觉效果,简单理解为打斗的堆砌。众所周知,科幻片属于重工业、高投资产品,好莱坞的科幻片基本都是1亿美元投资打底,因为特效太花钱了。目前中国电影的市场体量还没有办法支撑如此大投资的科幻片的产量化,风险太大了,像《流浪地球》《上海堡垒》这样的3亿元投资,基本是到顶了。

  投资有限,大部分钱又得在特效上,因此,特效不在于多且粗,而在于少且精。《上海堡垒》在特效上的确是尽心尽力了,充斥了大大小小的打斗。只是,因为缺乏逻辑,很多打斗毫无意义,最后反倒稀释了观众的兴奋感,等到决战及上海陆沉时,观众都审美疲乏了。像电影中有多场枪战,根本毫无必要,因为普通枪击打不死钢铁外星人,片方连篇累牍的呈现意义何在?仅为凸显主角光环吗?

  耐人寻味的是,《上海堡垒》走的是流量明星路线,虽然有粉丝控评,但也受到了流量反噬。更重要的是,这导致高片酬挤压了制作方面的支出,有些资金没用在最该用的地方。

  《流浪地球》演员片酬被曝出不高,因为片方将钱都砸在制作上;大胆启用籍籍无名、却拥有成熟演技的新人,反倒能准确诠释作品的主题。《上海堡垒》与《流浪地球》都立项于2015年,但前者走的恰恰是流量明星路线。

  粉丝对于电影票房的贡献非常有限,市场大卖的电影必须依靠的是广大的普通观众的力量,但时下观众普遍对流量明星失去了信赖感,这加速了《上海堡垒》的溃败。

  毋庸讳言,正在起步的中国科幻片不可避免地会走些弯路。只是《上海堡垒》交的学费实在太高了。希望后续的华语科幻片能够吸取教训,别再重蹈覆辙。

  上周五,台风肆虐的上海在大荧幕上迎来外星人入侵,成为人类最后的希望,好消息是,哪怕上海陆沉,静安寺依旧安然无恙。

  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垒》在上映第三天票房艰难过亿,影院排片腰斩式下滑,豆瓣评分跌至3.3,预测票房被猫眼电影从2.04亿下调至1.38亿。这部电影还催生出新的网络流行语“太空堡垒”,意指“一个人太过于空闲穷极无聊,才去看《上海堡垒》的行为”。

  “明明爆炸镜头都给到静安寺了,静安寺竟然就跟佛光普照一样,连一点的损伤都没有。你都拍上海灾难片了不趁机……?”这点让上海影评人“钟螺”最不能忍受,毅然在豆瓣上给出了一星差评。

  《上海堡垒》官微在8月10日发布微博称“陆续收到观众反馈,称出现了有偿打低分的现象”,并表示“必将严肃处理”,但瓦楞纸般的堡垒显然已拦不住来势汹汹的差评,票房口碑双崩基本已成事实。这部号称投资过三亿、耗时六年打造的“中国首部科幻战争电影”或成本年度亏得最惨的电影。

  差评的矛头集中指向主演鹿晗及其所代表的流量明星电影。“夏多先生”在豆瓣发表的影评,将《上海堡垒》称作“某种意义上的划时代电影”。在他看来:“过去几年,由于流量明星的粉丝善于打榜做数据,营造出了一个虚假繁荣的人气假象,甚至把制片方都给忽悠进去了,以为流量们具有强大的市场号召力。于是市场上涌现出许多以毫无表演经验的小鲜肉担当主角的各种神片,结果我们也都知道了,一部又一部一次次刷新评分下限和我们观影体验下限的烂片诞生了。”

  而正是攻守易势的转折点,《上海堡垒》出世,“几乎是小鲜肉电影类型片的背水一战”,大制作和暑期档,加上铺天盖地的宣发,占尽资源。豆瓣网友整理出映前吹捧《上海堡垒》的电影自媒体名单,“毒Sir电影”“虹膜”等十数家知名影评公号赫然在列,揭示出流量造势产业链条的一角。与豆瓣和知乎等平台的大量差评相映成趣的是,微博仍旧是明星粉丝的基本盘,通过刷热搜和控评等手段,好评仍有一战之力。在电影预售阶段,部分有鹿晗出席的场次采取类似演唱会的“分区售票”的模式,刷出900多元的票价,引得有人调侃:“如果这部电影的制作能有粉丝们十分之一的努力,那肯定能成!”尽管鹿晗在微博有6000多万账面粉丝,然而拧干水分后,正如“史塔克sir”所说:“粉丝支撑起来的票房,远远弥补不了路人对其反感所带来的口碑和票房影响。”

  也有不少影评认为,并不能将所有的责任推给鹿晗的公众形象和演技,漏洞百出的设定、逻辑缺失的剧情、杂糅滥用的类型片元素、混乱糟糕的服化道和美学风格,甚至导演本来擅长的言情也相当令人尴尬,这些才是《上海堡垒》失败的内在原因。

  今年年初,《流浪地球》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创造了中国电影票房新纪录,拔高了观众对于国产科幻电影的期待。珠玉在前,《上海堡垒》很难不被拿来比较,何况这部影片在宣发中也多有搭车之举。然而,“科幻电影”的受众与流量明星粉丝的重合度本就较低,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对立。当观众以“科幻”要求电影时,拍过《失恋33天》的导演滕华涛显然难以交上一份及格的答卷,于是两部投资额均为三亿多元的科幻电影却有着截然相反的命运。

  正如《新京报》微信公号所言:“观众期待《上海堡垒》在《流浪地球》基础上,迈出中国科幻片的另一大步。遗憾的是,它迈出的却是的一步。”评论认为,科幻电影要求以科学原理为逻辑基础,面向未来,借助影视的表达手法,向人们描述了一种可能的世界图景。而《上海堡垒》在关系到一部科幻片成败的“自洽的、合乎科学的世界观设定”方面付之阙如,而且将科幻片的视觉效果简单处理为打斗的堆砌。尽管特效是《上海堡垒》还算差强人意的部分,但因为缺乏逻辑,许多特效和打斗毫无意义,最后反倒稀释了观众的兴奋感,等到决战及上海陆沉时,观众都审美疲乏了。

  面对“《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的批评,网名“黄油小熊”的滕华涛在11日发布了道歉微博:“这不仅仅是对电影不满意,也是对中国科幻电影的期待落空了,作为导演,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相信,没有人想要去关上这扇闪着光的门。”

  尽管《流浪地球》点燃了观众对国产科幻电影的热情,然而《上海堡垒》让我们看到国产科幻电影的前景并不乐观。“今天肥宅了吗”的影评认为:“《上海堡垒》失败的根源在于它拥有一个失控的剧本。”电影剧本创作是一个兼具工业和艺术创作的环节。它既是电影工业重要的一环,也是具有主观性的艺术创作。很遗憾的是,我国的电影产业并没能培养足够多的优秀的科幻剧本写作人才。长期缺少科幻电影的制作使优秀的科幻编剧近乎为零。所以可以预见,后边还会有更多的国产“科幻片”重蹈这个覆辙,在短期内我们还是有机会在电影院看到更多的、及格线下的“科幻作品”。

  今年被不少观众称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在春节档时就同台登场了两部风格迥异的科幻片,《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前者“科幻+灾难”,成为了中国首部现代重工业科幻,后者“科幻+喜剧”,西体中用将“宁浩式”黑色幽默发挥到了极致。

  国产科幻电影在“类型片”方面一直谈不上丰富,“科幻战争片”更是没人做过,主创团队在缺乏经验的情况下,进行出了这样一次宝贵的尝试,主客观上都是有价值的。

  当然,《上海堡垒》在细节处理方面比较粗糙,例如位于一线战场的上海市缺乏“处于N级战备”的描绘和感觉,市民们的日常活动还是太多了……

  不过,在大战开启时,上海市硝烟四起的末日景象还是相当有战场氛围的,也让影片的类型元素有了起码的保证。

  除了“战争片”外,《上海堡垒》其实还有一个“爱情片”的附加属性,且有一主一副之分:主线是江洋对指挥官林澜的倾慕思恋,副线是路依依和潘翰田之间“没有说出口”的遗憾恋情。

  应该说,影片的爱情戏和战争戏一样,完成了基本叙事,并且个别角色还比较饱满,可惜在戏份编排上略有失衡。看正片的时候觉得江洋对林澜的感情显得太一厢情愿了,两人之间缺乏交互,但当看到彩蛋内容(林澜的个人贵重物品是江洋送的花)时,反而有了更强烈的为她们感到遗憾的感觉。

  影片构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战场体系:握有高级能源物质“仙藤”的人类是防守方,仙藤在为城市供能之余,可以构筑类似防护罩的“泡防御系统”,也可以为终极武器“上海大炮”充能实现反击;来抢夺仙藤的外星侵略者德尔塔文明是进攻方,其神出鬼没的德尔塔母舰可以一定程度破坏泡防御,并释放大量“捕食者”士兵进入泡内破坏防御。

  这就形成了由“太空、天空、地面、地下”一体化的战场,攻守双方如何选择博弈、排兵布阵,都可以很有看头。

  影片把主镜头给了上海守军秘密训练的“灰鹰小队”——无人机群是除了上海大炮之外,最能对捕食者造成大规模杀伤的武器了,赢得制空权、少让一个捕食者落地,就能让守军多一分胜利希望。

  因此,灰鹰小队是绝对的核心指战员——关于这部分“个人英雄主义”有两个小槽点,但看过影片后都能圆回来:

  一,让几个经验不足的小年轻挑大梁,欺我上海守军无人?其实灰鹰小队一直都只是替补,在指挥部连续两次遭袭、无人机驾驶员损失殆尽后,他们才转正并参与实战;

  二,江洋为了救队员路依依,损毁飞机落地成了步兵?江洋不顾队长职责,间接导致空战压力骤增,这点确实犯了错误,所幸事后路依依驾机落地,以牺牲自己的方式帮江洋把这个大错补救了回来,也算可以接受。

  除此之外,我对UNDC(地球防卫军)的人员数量、兵种构成、军衔制度也比较迷惑……不过还好,军人那种舍生忘死、慷慨赴义的精神,《上海堡垒》还是表现出来了。

  片中多数镜头都用到了特效,并体现出了“好钢用在刀刃上”的原则,德尔塔母舰袭来的黑云压寨、遮蔽天空,泡防御系统的似有似无、万千灯火,上海“陆沉”的支离破碎、末日崩塌,都称得上可圈可点。

  尤其是捕食者从天而降、上海大炮浮出海面一快一慢两组动态镜头我印象很深,流畅度高,局部和整体画面感也好,值得肯定。

  而设定方面,最出彩的应当是外星人士兵“捕食者”的设计:其基调是金属感强烈的机甲形态,无论是圆球形态还是六肢怪兽形态,都富有不俗的冲击力,结合影片里的实际表现,可以说是塑造很用心的“反派”形象。

  不过这种机甲设计有个小瑕疵,它的性质和片中大多数裹得严严实实的人类士兵一样,拍战争戏是足够了——但都显得冷冰冰,没血肉,缺少能让观众产生更多情绪的感染力。

  《上海堡垒》有许多致敬科幻战争电影《独立日》和《洛杉矶之战》的桥段,作为一个“后来”的学生,它迈出了微小又坚实的一步。

  “《流浪地球》给中国科幻打开了一扇门,《上海堡垒》又把这扇门给关上了。”这句戏谑之言当玩笑听过就行,可别当真,“中国科幻”不会因为一次全新的尝试而沉寂,甚至失败,《上海堡垒》带来了许多成绩和经验,即便是不足和教训也有意义——下一次,国产科幻会做得更好。


[责任编辑: admin]